时来孕转

万人气

排在同类书Top3

评分

超过89%的同类书

万在读

94%的女生正在看

同类突围新书,当前排第5

十八岁,正上高三的夏末,因父亲炒股欠了高利贷一百多万,走投无路之下答应了一笔交易。她从此就被安置在一处小独楼里,她断绝了外界的一切联系,可是当孩子长到四个月的时候,夏末忽然不舍得了,于是她决定带着孩子不管不顾的逃跑……

第1章 下药

夏末在浴缸里泡了能有一个小时,然后又在佣人的监视下,在身上仔细的涂上了护体液,才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袍,被佣人带进了一个小房间。

“夫人吩咐了,你先在这里看电视,跟里面的人学着点动作,晚上别跟个木头似的,得你主动点。”佣人的声音冷冷的,满含讥讽。

让她主动?

夏末心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坐在电视对面的沙发上。

让她意外的是,电视里播放的竟然是那样的片子!

她既好奇,又感觉到……反胃,她红着脸闭上了眼睛,可是那声音却又无孔不入的挤进她的耳朵,让她怎么躲也躲不掉。

“把它关了!”她侧着头,有些难堪的跟身边目不斜视的佣人说道。

“夫人说了,晚上得你主动。”佣人木着一张脸,跟个机器人似的盯着她。

夏末的身子不由的颤抖起来,让她象片子里的女人似的?

怎么可能?

旁边坐着的佣人就象个正在看着重犯的狱警,好象随时都准备着要冲上前去,把她的脑袋扳正,把她的眼睛扒开。

弄的夏末只能被迫的看着电视,直到反复的看了两遍,房门才被人从外面推开。

“夫人说,可以过去了。”

夏末跟个木偶似的,被人带到了一个房间门口。

“记住!得你主动!”佣人在开门的时候,递给了她一粒药,再次的提醒道:“把这个吃了,今天晚上必须得成事!”

接着在她的身后一推,就把她推到了房间里。

房间里拉着厚厚的遮光布,漆黑一片,连个小夜灯都没有。

夏末站在门口发了会呆,才咬着下唇,一步步的往前摸去。

终于颤抖着摸到了床,然后顺着床边,小心的爬了上去,再往前,摸到了一个滚热的身体,赤条条,什的么也没有穿。

夏末跟触电了似的,缩回了手,可是想到那一百万,她又只得再次的伸出手……

夏末发现男人一动也不动,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心里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男人不是昏过去了,就是睡过去了?

她一咬牙,本着早死早投胎的心思,按照电视里女人的模样去做。

迷迷糊糊的男人,被她这样猝不及防的一碰,弄得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不由的低咒了一声,“我靠!”

长臂一伸,就把面前的女人带到了自己的怀里……

满是酒香的双唇,准确无误的堵在了她的樱唇上,堵住了她所有的惊叫。

男人就象一头疯狂的野兽折腾着夏末,但初经人事的她,还是昏了过去……

发泄了半宿的男人停下来后,仰躺在床上休息了几分钟后,睁开了清明的双眸,眼里闪过一丝冷意,伸手毫不怜惜的把身边的女人给推开了,女子毫无反应的被推到了一边。

他站起身子,光着脚把床帘拉开了一道缝。

冷笑着穿上了他自己的衣服,看也没有看床上的女人一眼,就走出了房间。

在客厅里,他看到他的妻子陆宛如,温柔贤良的坐在沙发上。

“起来了?”陆宛如冲着男人笑了笑,眼角扫了眼楼梯口的佣人,看到她快步的上了楼,才柔声问道:“是在这里吃饭,还是出去吃?”

“我昨天晚上吃的太饱,不饿!”男人气哼哼的与她擦肩而过,在手将摁在门把手上时,又停驻了脚步,道:“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再反悔,也请你不要再给我下药,你也不想生下来的孩子是个傻的吧?”

陆宛如站在窗前,看着他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小院,微红了眼圈。

“夫人,您这又是何苦呢?”旁边吴妈有些心疼的给她倒了杯温水,“先生对您还是有感情的。”

“吴妈,那个女人回来了,她不会容得下我的,”陆宛如拿起水杯轻抿了一口,道:“如果再让她先一步生了孩子,我这个冷夫人也就真做到头了。”

深知其中过节的吴妈,也只能无声的叹了口气。

“不要给那个夏末再吃药了,先生那里也不要再下药,”陆宛如长长吁了一口气,“这个孩子很重要,不能有一点的闪失。”

“那让她跟先生互相见了面,万一……”吴妈想起夏末那张清纯精致的小脸,有些担心的问道。

“他要是真能喜欢上夏末,正好可以气死那个女人!只可惜,你家先生的心可是坚贞不渝。”陆宛如冷笑了两声,但想到自己还想要个孩子呢,就改口道:“把夏末的眼睛给蒙上吧,别到时她缠着先生不放,让先生因她厌了孩子。”

第2章:高利贷

第2章 高利贷

十天前,L市。

十一月的傍晚,天气已经渐冷,路上的行人,都在脚步匆匆的赶回各自温暖的家。

而夏末则背着书包,一步三挪的走到了自己家的楼下。

刚走到自己家单元的楼梯拐角,她就听到了从楼上传来的“乒乓”声。

她的身子不由的颤了一下,但她还是快步的跑上了楼。

只见自己家的房门大开,里面不停的传来男人的咒骂和女人的哭泣声。

“爸爸!”夏末眼含泪光的站在门口,看着乱糟糟的家,灰头粉面的扭打在一起的父母,她的心紧紧的揪在了一起。

夏志雄的怒骂声骤停,还抓着妻子头发的手,也同时松开了。

马依也忙直起身子,用手擦掉了脸上的泪水。

两人都同时看向了门口,看到了自己年仅十八岁的女儿。

“我先走了。”

夏志雄懊恼的看了眼女儿,拿起地上的一个塑料袋子,就要离开。

但马依却跟被针扎了似的,跳了起来,去抢丈夫手里的袋子,“把钱给我!”

夏志雄明显就在防范着马依,在她蹿起的时候,他就已经先一步对着抬手向她挥出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响,马依随着这声响,尖叫出声,接着就被打的倒在了墙角。

像个沾满血污的玩偶,毫无生机地耷拉着头。

“妈妈!”夏末大惊,哭着跑到了马依的身边,抱起母亲,就看到了墙上那抹鲜红的血迹,她伸手摸在了马依的脑后,立刻就被惊呆了,她哭喊着看向了爸爸。

可房间里,还哪里有她爸爸的影子?

夏末抱着母亲的身体,大哭……

楼梯里传来了拉扯声和脚步声,接着一个年轻的大男孩就跑了进来,看着坐在地上的两人,急声唤道:“夏末?怎么了?”

“三哥……我妈……”夏末就好象看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我妈妈受伤了。”

宋佳南这才看到墙上的血,还有夏末手上的鲜血,他一弯腰,就把马依抱了起来,然后跟旁边的夏末说道:“先送你妈去医院。”

夏末站起来,去翻她妈妈的包,里面只有五十多元钱,她又去翻她妈的外衣……

“你别找了,先从我妈那里拿吧。”宋佳南有些着急的先几步出了房间,夏末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他跑下了楼。

在二楼的门口,宋佳南在自家的房门上踢了两脚,宋妈妈就急头白脸的从里面打开了门,“你还知道回……”

“妈,先给我拿五百块钱。”宋佳南急声道。

宋妈妈嘴张了张,本想骂儿子几句,可是看着马依的脑袋上好象还在滴着血,只得从门边拿起来一件衣服套在身上,然后先一步走下了楼梯,说道:“我去打辆车。”

夏末跟在后面,一直不停的流着眼泪。

到了晚上十点多,夏末扶着头缠着纱布的母亲走在前面,宋佳南扶着宋母走在后边,几人一起走进了单元门。

到了二楼宋家,马依停下了脚步,回头窘迫的看着宋母,道:“今天太谢谢您了,钱……我过几天还给你。”

“不着急,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再说吧。”宋母摆了摆手,“你和末末也快回家歇着去吧。”

“妈,你先回家,我……”

宋佳南想到夏末家那乱七八糟的样子,就想上去帮忙收拾,可是他的胳膊却被她妈妈紧紧的给挽住了。

“都几点了?你作业还没写完呢,你知道不知道?”

宋母板着脸伸手去敲自家的房门,厉声道:“再到处乱跑,小心你爸打断你的腿!”

马依尴尬的拉了下女儿的手,夏末的眼睛看了宋佳南两眼,就跟在她妈妈的身后,轻声的上了楼。

夏末站在自家的门口,看着楼下的感应灯熄灭了,走廊里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才抬脚迈进了自己家的家门。

马依回了家,就先把门给关上了,接着就开始给女儿收拾东西,然后在一个柜子的最里面,拿出来一包卫生巾,走到了还傻站在门口的夏末面前。

“女儿,拿着这个,赶紧走吧,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学校也先别去了,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也不要再跟妈妈联系了,等过一阵子,不,过个一年半载的,你再跟妈妈联系吧!”

马依说着就伤心的哭了起来,“要不你去D市吧,找你恒姨,也许去她那里,没有人能找得到你。”

“妈妈,怎么了?”夏末一愣,就拉着妈妈的手,也跟着哭了起来,“到底出了什么事?我爸爸呢?”

一听女儿提起那个男人,那个她曾经以为是依靠的男人,马依再也忍不住的哭出了声,“你爸爸跑了!他借了高利贷,把咱们娘俩扔了,他一个人拿着家里值钱的东西,跑了!”

“高利贷?跑了?”夏末好象听到了晴天霹雳,她往后一退,就靠着墙滑到了地上,她天天提心吊胆的,总是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她的一切梦想,在这一刻都破灭了。

她家完了,她也完了,她的梦想,她的未来,一切都完了……

还没等马依哭诉完呢,高利贷催账的人就上了门。

三个高大的黑衣男人,看着瑟瑟发抖的母女俩,还算斯文的威胁道:“让夏志雄别耍花样,赶紧把钱给我还上,否则,你们娘俩就……就等着接客还债吧!”

几人如饿儿狼似的眼光,在夏末的身上打了个圈儿,说完就扬长而去。

马依母女被吓坏了,马依把夏末强推出了门,“你先按着妈妈给你的地址去你恒姨那,我想法子把你爸爸找出来,我就跟他把离婚办了,然后妈妈也去找你。”

“妈——”夏末拉着母亲的手,摇着头,不肯走。

“听妈妈话,快走,我明天晚上找公用电话给你恒姨打电话,你听话,别让妈妈着急,”马依忍着泪,哄道:“妈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有事的,你别怕,听话,快点走,那个卫生巾的袋子里有一千块钱,你小心点,别弄丢了。”

夏末还是站在门口摇着头,不肯一个人走。

“你想让我跪下求你吗?你不先走了,妈妈可怎么走?”马依急的红着眼睛,说道:“咱们两个人一起走,是走不掉的,末末,你听妈的话,先走吧!”

夏末看着妈妈眼里的泪水,终于一步一回头的下了楼,然后抱着背包,跑向了火车站。

可到了火车站,看着那空荡荡的广场,她的脚步又顿住了。

不!她不能把妈妈一个人扔在这里!

她犹豫了一下子,就往另一个相反的方向跑去。

第3章:借钱

第3章 借钱

在星河酒吧的门口,夏末把手里的书包紧紧的抱在胸前,看着进进出出,形形色色的人,她的心紧紧的提了起来。

她还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呢,但她还是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酒吧里并不象她想的那样乌漆巴黑的,而是在昏黄的灯光下,布置的十分典雅,看上去很温馨,很浪漫的样子。

她顺着音乐声,走向了中间的舞台,看到了穿着露背装的莫娜,画着浓浓的烟熏妆,正闭着眼睛深情款款的唱着:“……拥抱着夜来香,吻着夜来香,夜来香我为你歌唱,夜来香我为你思量……”

唱的真好听!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心里跟猫抓似的难受着,夏末真想站在这里一直听下去。

她一直都知道莫娜的歌唱的好听,但却不知道会这么好听,让人好象真的置身于三十年代的大上海似的。

一曲终了,莫娜向台下鞠了一躬,就看到了站在舞台边上,异常突出的夏末。

她忙笑着走了过去,一把就拉住了夏末的胳膊,道:“呦,稀客呀,你怎么来了?”

说着眼睛在她穿着的校服上打了个圈,“我们的高材生,不会是逃课了吧?”

“娜娜,我找你有急事,”夏末急切的看着她,说道:“你有时间跟我说几句话吗?”

“什么事,给你急成这样?”莫娜拉着她就去了吧台,坐在高脚椅上,让调酒师给自己调了杯鸡尾酒,给夏末则要了杯牛奶。

“说吧,什么事?”莫娜笑着问道。

“我家里出事了。”夏末才一开口,就先红了眼睛。

莫娜忙站起来,拉着她顺着吧台左边的走廊,走到了女员工的更衣室,推开门走了进去,才轻声问道:“你先别哭,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了?”

夏末强忍着哭意,把家里的事情讲给了莫娜听。

“你爸就是个混蛋!”莫娜骂道:“把你和你妈扔下,他到是拍拍屁股就跑了,他还是不是个人了?”

夏末这时再也忍不住,低着头,就呜咽的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莫娜生气的说道:“你爸欠了多少钱?”

“我妈说可能得有一百多万……”

“一百多……万?”莫娜差点没跳起来,“你爸吸白粉了吧?”

“他炒股票赔了,借了高利贷。”夏末咬着下唇,看着莫娜,有些悲伤的说道:“我自己不能走,我走了,我妈妈怎么办?那报纸上和网上都说高利贷可是无恶不作的,他们要是把我妈妈给抓走了……可怎么办?”

“那现在怎么办?”莫娜在房间里走了一圈,有些烦燥的说道:“我手里才有五万块钱,就算是头拱地的去借,也不可能借到一百多万呀?”

夏末的脸上不由的一红,“娜娜,我并不是想要跟你借钱的,我是想问问,有没有地方,可以雇人的?我想找个工作,最好赚钱快的工作,有吗?”

“赚钱快?除非去卖、淫!”莫娜说完这话,觉得自己说的太过,忙补救的说道:“怎么,你不上学了?”

“还上什么学呀?我妈怕放高利贷的找到我,让我躲别的地方去呢。”夏末的满脸凄楚的走到了窗边,看着窗外的灯火通明,声音低婉的如泣如诉,“我现在只想救我妈妈。”

莫娜的眼圈不由的也跟着红了,夏末可是年年考试都是全年组第一呢!

“走,我带你去见个人。”莫娜眼睛一亮,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忙拉着夏末往门外走。

夏末抱着差点掉地上的书包,疑声的问道:“你要带我去见谁?”

“你就跟我走吧!”莫娜回头看着她手里的书包,“你都不想上学了,还抱着那个书包干什么?”

“这里面有我妈给我的卫生巾……”

“一袋子卫生巾?”莫娜好奇的又看了她的书包两眼,“什么牌子的?”

“卫生巾里,我妈藏了一千块钱。”夏末小声的说道。

莫娜的眼角一热,差点没掉下泪来。

比自己小一岁的夏末,还跟个孩子似的,在她的心里一千块钱已经不少了,可她家却欠下了一百多万!

“你们俩跟星河酒吧要签十五年的合同,然后跟我借一百万?”秋姐象听了天方夜谭似的,看着莫娜,“十五年后,这个酒吧都不知道有没有了,到时我让你俩去我家,唱给我听吗?”

“怎么可能呢?咱们星河酒吧,可是要永垂不朽的,我和她的歌唱的都可好听了,您就按照我现在的工资,把我俩签下吧,我们在你这里唱十五年。”莫娜陪着笑脸求道:“我们真遇到困难了,秋姐,您就帮帮我们吧!”

“她多大了?”秋姐的心里好笑的看向了后面畏手畏脚的夏末,“还是个学生?”

“她刚刚过了十八岁,”莫娜忙说道:“她在学校年年考试都是全年级第一,长的还漂亮,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呢,而且唱歌也好听,人长的也漂亮……”

“哦?”秋姐站起来,走到了夏末的身边,伸手抬起了她的小尖下巴,端详了一番,“长的到是挺标致,可是学习那么好,为什么不上学,要出来赚钱呢?”

“她家里欠了一百多万,她也是没有办法了。”莫娜嘲笑的撇了撇嘴,“在金钱的面前,学习又算得了什么呢?”

夏末在后面听着,心里好像都在滴血。

没有人知道,不让她上学,不让她考大学,对她来说,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她辛辛苦苦的学了这么多年,一直梦想着自己考上一所好大学,当名大学生,可是却在最后的关头,就这样戛然而止了,没有人知道她的心里有难过,有多不舍。

可是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呢?

“一百多万,可真是不少呢。”秋姐的眼珠子一圈,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我到是知道个法子,用不上十年,也就一年,就能让你赚上一百多万。”

“什么法子?”莫娜皱着眉头,先急声问道。

夏末也一脸期待的看向了秋姐。

第4章:代孕

第4章 代孕

“我认识的一个姐妹,想找个代孕妈妈,承诺给一百万,如果是男孩,就再加五十万。”

代孕妈妈?夏末一脸茫然的看着秋姐,然后又看向了莫娜。

“不行!”莫娜脸色一白,伸手下意识的去拉夏末的手,“秋姐,她才刚刚十八岁……咱能不能想想其他的法子?”

“你可真是单纯,”秋姐淡笑道:“你说做什么能一下子得了一百万?就是想出去当小姐,也没有这么快的来钱道。”

莫娜当然知道秋姐说的是真话,可是让她眼看着夏末去做代孕妈妈,她怎么能舍得下心?

这么多年了,她只有夏末这么一个朋友,可是自己要怎么帮她?

“秋姐,有没有人想找情妇的?”莫娜一咬牙,问道。

“你,还是她?”秋姐好看的丹凤眼一挑,“实话实说,若是你,想找个大款,得靠运气,若是她,说不定得陪人家玩多长时间,而且还闹的满城风雨,可如果给人做代孕的话,她只要把孩子怀上,找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悄悄的呆到把孩子生下来,就算完事了,而神不知鬼不觉的,除了少了那层膜,对她并没有什么影响。哪个好,哪个坏,你们自己好好想想。”

夏末本来就白皙的小脸,刹那间白的没有了一丝血色。

“咱们还是再想想办法吧!”莫娜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安慰道:“我再去找朋友,想想办法。”

“一百万,一般人可掏不起,就算掏得起,也不可能白掏,”秋姐语带怜悯的提醒道:“而且高利贷……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莫娜的手指微微的颤了颤,她当然知道高利贷有多恐怖,并不是夏末的妈妈想的那样,想躲就能躲得了的。

“好,我同意。”夏末忽然紧紧的握了握莫娜的手,扬声跟秋姐说道:“但我着急用钱,能把钱先借我吗?”

“好。明天早晨你来,这件事情,我做担保,先把钱借给你,” 秋姐忽然寒意乍现的笑了笑,“但我得提醒你们,莫娜是了解我的,你们不答应可以,可若是答应了,就别再想着反悔,否则的话,把我惹急了,我可是比高利贷的人更狠呢。”

莫娜拉着夏末颤巍巍的走出了酒吧,去了莫娜的出租屋。

她给夏末倒了杯热水,两人面对面的坐在椅子上。

直到天空发白,夏末才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吧!”

“你可想清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莫娜看着她娇好的面容,说道。

“莫娜,你知道的,从小到大,最爱我的人,就是我的妈妈,我不能看着她再受伤了。”夏末的小脸迎着窗外的晨光,“还钱的事情,你就不要跟她说了,让她跟我爸离婚吧!只是接下来的这一年,你要帮我好好的照顾她,可以吗?”

“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照顾她的。”莫娜伸手抱住她,心疼的哭了起来。

两人再回到秋姐处时,秋姐先带着她们去了一家私人医院,给夏末做了个全身的检查,然后才让人带着莫娜走。

“我的人会跟着莫娜一起去把钱还了,”秋姐道:“也顺便让他们以后不许去骚扰你母亲。”

“谢谢秋姐。”夏末真心的感激道。

“我不用你谢谢,我只要你能按照答应我的去做,别动些没用的心思就行了。”秋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我能帮你,我也能毁了你。”

“嗯。”夏末满身发冷,不寒而栗的点了点头。

接着她就住进了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在那里住过了漫长的十天。

第十天晚上,她被佣人摁在了满是鲜花的浴缸里,泡了一个多小时,然后被带进了房间。

第二天清晨,夏末浑身酸软的从床上醒来,刚想翻身,就感到了一股刺痛传来,昨晚的种种记忆就翻江倒海般的涌进了她的脑海里。

她趴在床上,任性的哭了半天,才爬起来,去浴室洗了个澡,然后,就坐在飘窗上发着呆。

吴妈端着餐盘轻敲了两下门,走了进来。

看着飘窗上坐着的女孩,心里有那么一丝丝同情。

如花儿般的年龄,象花骨朵似的娇柔,却偏偏为了钱而出来做代孕,也是怪可怜见的。

“吃点饭吧!”

吴妈把餐盘放到了房间的桌子上,回头就要去收拾床铺。

夏末一下子从飘窗上跳了下来,伸手就拦在了床前,动作迅速的吓了吴妈一跳。

“床上的东西,我自己收拾。”夏末苍白的小脸上浮起了两朵红云,灵动而俏皮。

“好。”

吴妈把手伸进衣兜里,拿出来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放到了夏末的手上,“一会儿把这个涂上,能消肿止痛。”

夏末懵懂的看着她。

“夫人说,这几天是你的排卵期……得连续五天。”

夏末的脸色一下子就涨的通红,连眼圈都红红的。

“谁这一辈子都不是顺风顺水的,都得经历一些事情。”吴妈叹了口气,道:“其实事情想开点,你现在不过是用你有的东西,去换你没有的东西而已,这还算得上是一场公平的交易,这样想,你也就能少伤心点了。”

夏末看着吴妈走了,哭着把床上的床单掀了起来,上面那抹干涸的红色,是那么的刺眼,刺的她不光眼睛疼,就是心脏也跟着针扎似的疼。

从今以后,她跟纯洁二字,再也没有一丝的关系了。

她坐在马桶上哭了半天,用吴妈的话,不断的安慰着自己,觉得心情好受了一点以后,才把那药膏涂在了私、处,清清凉凉的感觉顿时舒服了不少。

她洗了手脸,先吃了饭,然后自己把那条床单泡在浴缸里洗干净,晾在了衣架上。

到了晚上,吴妈过来,看着她洗完澡,换上了睡衣以后,在她的眼睛上戴上了一个眼罩。

“有些事情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吴妈苦口婆心的说道:“十个月以后,走出这里,你就要忘记这里所有的事,重新做回原来的你。”

“我知道。”夏末能感觉到面前这个女人的善意,她温顺的点了点头,“就算不戴这个东西,我也不会睁眼看他的模样的。”

昨天晚上,他的粗暴已经吓到她了,她可不想记住他的样子,免得被他吓死。

第5章:疼痛

第5章 疼痛

“一会儿把窗帘拉上吧,那个窗帘很挡光。”夏末指了指窗户。

“好。”吴妈依然把窗帘拉严,然后看着夏末在床上躺好了,才给她盖上一床薄被,温声的提醒道:“试着让自己放松,要不然受伤的总是你。”

“嗯。”夏末点了点头,可还是忍不住的紧张。

吴妈离开后,只有她一个人的房间,安静的出奇,连窗外不时响起的风声,都能让她不禁颤抖。

她就跟一个等待行刑的犯人似的,胆颤心惊的躺在那。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房门口传来了“哒”的一声响,让躺在床上的夏末不由的瞪大了眼睛,眼罩的下面便透进来了一点点的光亮。

但光亮一闪而过,接下来的,就是无尽的黑暗,她忙又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她能感觉得到,那个男人停在了床边,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在脱衣服。

接着床的另一边一沉,她身上的被子被掀开,她就被人拎着腿,拽了过去。

她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叫出声。

男人的有力的大手扯开了她的上衣,毫不怜惜的将她压在了身下,动作跟昨天她看的片子里的一样,难道他也看了那部片子?

夏末还在怀疑间,男人已经把她的裤子也给扯了下来,抬起她的腿,直接就一贯到底。

“啊——”那尖锐的疼痛,让夏末忍不住尖叫出声。

她伸手想推开身上的男人,“你放开我!”

“别忘了,你是为了什么!”男人的声音冰冷刺骨,“你为了钱,就得给我挺着!”

夏末所有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无力的放弃了所有的反抗。

男人不管不顾的在她的身上做着机械的动作,没有一丝的感情,如同对待玩偶似的,将她摆成不同的姿势,狠绝而冷厉的把对妻子的不满,对恋人的愧疚,都统统的发泄到了她的身上。

次日,夏末再起床的时候,浑身比前一日疼痛更甚,特别是下面,竟然连腿都合不拢。

她自艾自怜的在床上躺了半日,直到中午吴妈推门进来,夏末才从床上坐了起来。

“给你送早饭时,你还没醒。”吴妈解释道。

“先放那吧!”夏末的声音沙哑的厉害,头发乱糟糟的,衣服扣子也被扯掉了两颗,眼睛红肿的象桃子,就像被人强暴了似的。

先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粗暴?

看的吴妈心里大惊,面上却不敢显露分毫。

她又给送进来了一壶汤以后,才跟还坐在床上的夏末,说道:“身体要紧,先起床吃点东西吧,我一会儿来帮你按按,身子也许能舒服点。”

“谢谢,我没事。”夏末有些艰难的下了床,看了眼在旁边想扶自己的吴妈,道:“我真的没事,您忙您的去吧。”

吴妈犹豫了一下,还是退了出去。

夏末放了满满一浴缸的热水,脱去衣服,看着月匈前的青青紫紫,不怕烫的坐了进去。

一直到水温渐凉,她才从浴缸中出来,擦掉身上的水珠,换上了一套新的家居服。

吃饭,坐在飘窗上看蓝天白云,然后喝着补汤,再接着看蓝天白云,看夕阳西下,接着吃饭,看月亮升起……

吴妈站在一楼的客厅跟陆宛如正说着话。

“早晨我一进去,吓了我一跳,那头发就好象跟人打架,让人给拽了似的,小脸瘦的只有那么一小条,那眼睛肿的跟桃子似的。”吴妈一边说,一边用手比量着,“连衣服都给扯坏了!”

“是吗?”陆宛如一脸的难以置信,接着神色一暗,道:“他这是在怪我呢!”

“先生是了便宜,夫人才是受了委屈的,他有什么可怪的?”吴妈现在对先生可是极度的不满。

“他在怪我挡了他心上人的路呢。”陆宛如温柔的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冷笑,“有我在一天,她就休想光明正大的进凌家的门!”

“对,让她就永远去做那上不得台面的小三儿!”吴妈同仇敌忾的握了握拳头,“也就先生把她当成块宝!”

“能蒙蔽人的双眼的,除了仇恨,还有爱情。”陆宛如轻声说完,就转身跟吴妈说道:“让厨房给夏末多做点好吃的,再问问她,有没有想看的书,或者想听的歌?她还是个孩子呢,好好的待她吧!”

“吴妈知道,我今天已经给她送了三次汤了,”吴妈道:“今天晚了,明天我再去劝劝她。”

“嗯。”陆宛如抬手在起了雾气的落地床上,写下了“18”,“多好的年纪,我现在竟然想不起来我十八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了。”

“夫人十八岁时,可是咱们D市首屈一指的名媛千金,多少好男儿天天守在咱们陆府门前,只为能远远的看您一眼。”

吴妈那自豪的神情,引的陆宛如脸露笑意,好象自己真的回到了十八岁似的,连白皙的脸颊上,都难得的带上了一丝红晕。

“我怎么不知道,咱们家门口,还天天有人在等着?”

“您当然不知道了,”吴妈看着面前自己从小照顾到大的小姐,心里柔柔的疼惜,“吴妈那时天天出去取牛奶和报纸,他们总围着问:陆小姐在吗?陆小姐今天出去吗?陆小姐今天去不去画画?有一次,他们几个还差点没打起来呢。”

“是吗?”陆宛如好笑的问道:“你当时怎么不跟我说呢?我也好去见见,万一其中有好的呢?”

“他们当中还真有一个出色的,往那一站,就跟明星似的,可带派了,我都引不住多看几眼。”吴妈说着,好象又看到了当年的样子似的,脸上的皱纹都象菊花似的绽开了,“我当时就想着,小姐要是跟这个小伙子站在一起,一定特般配,可是我当年怕老太爷,害怕他知道我跟你说了这件事情的话,会对于施家法,就一直不敢跟你说,现在想来,还不如跟你说了呢……”

吴妈说到这里话音一顿,但陆宛如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如果自己当年有喜欢的人了,也就不会非得嫁进凌家了,也就不会跟凌亦琛过着这样半死不活的日子啦。

吴妈看见陆宛如情绪低落了,就补救的看着窗外,说道:“夫人,外面下雪——”

吴妈话音未落,就跟活见鬼了似的,瞪着眼睛看向了窗外。

陆宛如也忙回头也看向了窗外。

在大雪纷飞中,高大的凌亦琛亲密的挽着一个娇弱的女子,正一步步的走向她们……

第6章:妹妹

第6章 妹妹

陆宛如的脸色大变。

凌亦琛想干什么?这是想逼宫造反?还是想让自己效防娥皇女英?

凌亦琛穿着黑色的立领大衣,高大英俊。

陆宛秋穿黑衣的过膝风衣,系着红色腰带,妩媚动人。

两人站在一起到真是俊男靓女的组合,可看在陆宛如的眼里,却更象奸夫淫妇、勾搭成奸。

如果说陆宛如本来对凌亦琛还有一丝的爱意的话,现在也已经荡然无存了。

“大姐。”陆宛秋跟陆宛如一样,都有着陆家女人特有的温柔,只是陆宛秋的声音有点发嗲,柔甜的能滴出糖浆。

陆宛如的嘴角不由的就翘了起来,凌亦琛就喜欢这样的货色,也不过如此。

“宛如,宛秋非得要来看看你。”凌亦琛的眉头轻皱。

“来即是客,那就请进吧!”际宛如眸深如海的看着凌亦琛的眉头,轻笑了下,转头跟身旁的吴妈说道:“给咱们陆家二小姐,榨杯苹果汁,少放点蜂蜜。”

“真是难为姐姐还一直记得妹妹以前的口味,只是妹妹现在不爱喝苹果汁了,”陆宛秋把身子往凌亦琛的身边靠了靠,道:“妹妹现在比较爱喝咖啡,只加一块糖。”

跟凌亦琛的爱好一样!

“那就给先生和二小姐煮点咖啡吧,”陆宛如不急不怒的跟吴妈说道:“顺便看看厨房给夏小姐熬的汤,好没好,如果好了,就赶紧送上去,还有那个新做的抹茶慕斯,也给她送上去两块。”

陆宛如回眸正好看到陆宛秋脸上一闪而过的恼意,和陆亦琛脸上的窘迫。

她的心情顿时愉悦了不少。

“二小姐从国外回来快一年了吧?这么长时间了,可算是想到了我这个姐姐,今天还特意跟你姐夫一起回来的,不知道是要在这里住几天?还是只是来看看我,坐坐就走?”

“坐坐就走。”凌亦琛说。

“准备住几天。”陆宛秋说。

陆宛如脸上的笑意更浓,她不看凌亦琛,只看着陆宛秋,道:“老宅现在正装修呢,这个宅子太小,只二楼还有一个客房,正好跟夏小姐的房间挨着,妹妹要是没意见的话,正好可以住在那间,我还可以介绍夏小姐跟你认识认识……”

“宛秋,我送你走吧!”凌亦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你姐姐现在好的很,你也可以安心的去学画画了。”

“我还想着要陪姐住几日呢。”陆宛秋嘟着嘴,有些撒娇的说道:“我和姐姐从小一块长大,一晃都好多年没见了。”

“是呀,上次见面,还是五年前呢,那年我正好怀着孩子,陪妹妹逛花园子,却跟妹妹一起失足落了水,你姐夫为了救你,却让我们的孩子……”

凌亦琛眼神一冷,胸膛忽然剧烈的起伏起来,这件事情他确实做的不对!

“宛秋,我送你出去!”凌亦琛也不管两人是什么表情,拉着陆宛秋就大步的走了出去。

陆宛如看着他们的背影,眼角一红:陆宛秋,有我在一天,你就只能当你的小三儿吧!

“小姐,”吴妈从楼上下来,有些担心的看着她,“二小姐就是这样的人,您跟她生气不值得!”

“可是凌亦琛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就发现不了呢?”陆宛如有些苦涩的笑道:“除非是他不想发现,舍不得发现!”

当年的凌亦琛和陆宛秋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你先去劝劝夏末吧,让她顺从着点,免得自己受苦……若是实在不行,把上次博文拿来的药,给她少吃点吧!”陆宛如暗咬了下牙,说道:“博文说对人身体没有害,那就是没有害。”

但博文却说了,那药能让人变得异常敏感,而且是永远。

永远就永远吧,反正博文说了,女人的身体越敏感,男人越喜欢。

“若是真的因此而让凌亦琛迷上了夏末的身子,那也是件好事,起码可以恶心一下陆宛秋。”陆宛如的心里恶毒的想着。

她一直都自认自己是个好人,可陆宛秋就是她心头上的那根刺,只要一面对陆宛秋,她就忍不住激起全身的斗志,想跟她死斗到底。

凌亦琛送走了陆宛秋,盛气凌人的走了回来,看着站在窗前的妻子,他吸了口气,才沉声说道:“宛秋明天就出国了,她心里一直惦记着你,想要来看看你,你就不能对她态度好点吗?”

“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对她的态度已经够好了。”陆宛如波澜不惊的看着丈夫,“只是你我之间‘好’的概念不同而已。”

凌亦琛被她的态度弄的有点怒火中烧,态度也中着变得异常恶劣。

“陆宛如,我答应了你的要求,我也希望你不要出尔反尔,是你们陆家对我有恩,而不是你陆宛如,我敬你,是人情,我若不敬你,你们陆家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陆宛如站在窗前,始终都是不气不恼的看着他,好象他就是个跳梁小丑似的。

凌亦琛最受不了的,就是她的这个态度,风清云淡,好象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

可是他凌亦琛凭什么要掌握在她的手中?

他伸手把自己脖子上的领带扯了下来,扔在了沙发上,然后怒不可遏的吼道:“你是我娶回来的妻子,不是我找回来的妈!你不要总是什么事情都管着我!你不要总是拿我妈和我奶奶来压我!好不好?明明是咱们两个人在过日子,你为什么总是要把别的人牵扯进来?咱们就简简单单的两个人,不行吗?”

“亦琛,你该上楼睡觉了。“陆宛如的态度始终都是温柔如水。

凌亦琛就好象一拳打在了海绵上,连个水花都没有激起,让他一下子就颓败的没了精神。

他目光沉沉的看着陆宛如:“你凭什么总是这么信心百倍?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我只想要个你的孩子。”陆宛如轻轻的勾起了唇角。

“呵,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有的是,你想要几个?”凌亦琛冷笑了一声,就转身上了楼。

那“嗵嗵”的脚步声,每一声,都在显示着他的愤怒,直到他高大 的背影消失在楼梯上。

接着就传下来“咚”的一声踹门,一声怒喝: “滚!”

第7章:吓人

第7章 吓人

吴妈从楼上快步的跑了下来,看着陆宛如完好的站在对着楼梯的客厅,才伸手在自己的胸前拍了两下。

“先生怎么了?那脸色实在是太吓人了。”

“嫌我对他的心上人态度不好了呢。”陆宛如脸带讥笑,“他说是陆家对他有恩,而不是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想说,为了报恩,他娶我可以,娶陆家的二小姐也可以?”

“不可能。”吴妈忙摇头安慰道:“陆家的老夫人是不可能同意的。”

“吴妈,凌家和陆家的地位今非昔比了。”陆宛如欲言又止的住了口,转身坐回了沙发上,有些落寞的靠在沙发上,“其实谁不想两个人简单的生活在一起呢?”

吴妈看着曾经跟个公主似的大小姐,无言的抬起手在自己的眼角擦了一下。

而跟楼下的平静相比,楼上则是另外一副场景。

原本漆黑的房间,此刻灯火通明。

夏末坐在床边上,一手抱着被子,一手紧紧的拽着身上薄的似乎透明的睡袍,扬着小脸看着面前的男人。

这个男人就是他?

“她给了你多少钱?”

男人的声音冷若冰霜,让夏末不由的抖了下身子,她不由的想到了第一个晚上的那声“宝贝,乖”。

“你哑巴了?”男人的声音,更加冷厉了几分。

夏末到是真希望自己现在是个哑巴。

她现在忽然发现那两天在黑暗中面对他,是件多么让人高兴的事。

“你听没听到我说话?”早已失去了耐心的男人,上前一步,就把坐在床上纹丝不动的女人给拽了起来。

女人一时不备,被扯着跳到了地上,身上的薄被掉在了脚下,腰间半掩的睡袍带子也被扯了开来。

凌亦琛的眸光一闪而过的惊艳。

他早就已经将面前的女人摸光吃光了,他知道这个女人的皮肤是多么的细腻光滑,也知道她的身材虽小巧,却凹凸有致。

但在如此明亮的灯光下,他还是第一次这样看着她,更不要说此时的她,还若隐若现的分外诱人。

夏末眨着又长又翘的睫毛,杏眸闪亮如星辰,樱唇微张,有些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让他的心里不可抑制的为之一动。

但接着想到,这样看似清纯的一个女孩也不过是出来卖的,他的心里就更气了。

若是没有她这样的女孩,也就不会有自己今天这样难堪的处境。

他凌亦琛何时这么狼狈过?竟然沦落到要在见不着人的情况下播种!

“我给你双倍,你现在就给我……离开!”凌亦琛低头看到了她吹弹可破的肌肤,硬生生的把“滚”字换成了“离开”。

夏末心里差点欢呼出声,但嘴里却说出了另一番话,“我先答应了夫人。”

“你……”凌亦琛声音一顿,怒火又蹿了起来,“你他妈的,脑袋进水了?”

夏末紧紧的咬住了下唇,她当然想答应他的要求,可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能轻易拿出一百万的人,会那么轻易的放了她吗?

还有那个秋姐,莫娜可还在她的手里呢。

“我只想做了我自己该做的,拿走我该拿的。”夏末想了一天吴妈跟她说过的话,她应该感到庆幸才是,这个交易确实已经挺公平了。

“是吗?”凌亦琛伸手抬起了她的尖尖的小下巴,有几分不屑的问道:“你想做的?你想做的是什么?就是跟我上、床?给我生孩子?然后用孩子去卖钱,再用着这个钱,自己去享受?”

男人的每一句话,都象鞭子似的抽在了夏末的身上,让她的身子轻颤,遍体鳞伤。

她倔强的抿着嘴角,一言不发。

“你可真够贱的!”男人的大拇指轻轻的摩擦着女人下巴,看着她的眼圈微红,那水晶般剔透的泪珠,颤巍巍的挂在眼角,悬而不落。

“其实,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长的还挺不错的……既然你那么贱,那我就成全你吧!”

随着男人的音落,男人就把她压在了床上。

夏末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凌亦琛看着她眼角的泪滴顺着她的眼角,流进了她的柔软的发丝里。

他动作温柔的月兑掉了她身上的睡袍……

夏末觉得自己已经化作一叶孤舟,漂浮在平静的大海上,轻轻地,一摇一晃又一荡,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好像都叫嚣着舒服,畅快。

让她忍不住伸手搂着面前的人,跟着他一起登上峰顶,一起跌下峡谷,忍不住惊叹、低叫、欢呼……

凌亦琛有些奇怪的看着身下,异常兴奋的女人,心里不由的暗自奇怪:昨天还跟块木头似的,今天怎么这么热情?她这是怎么了?又吃药了?

可是她的配合,让他竟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好和契合,让他或柔或狂的沉醉其中。

也许吃药的不是她,而是自己吧?

风雨平静之后,他看着静静缩在他的臂弯里的她,象个小猫似的蜷缩成一团。

他则象只餍足的狮子似的,觉得今夜实在像一场旖旎的,温暖的,不真实的梦。

好象为了证明一下,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梦似的,凌亦琛掀开她身上的被子,翻身又压在了她的身上。

女人跟小猫似的“哼哼”了两声。

他只轻轻的撩拔了两下,处在半昏迷状态的女人,眼睛都没睁开,就开始激动起来,不断的扭动的身子,在他的身上蹭来蹭去,似乎想要的更多。

那种好像看到了什么自己喜欢的东西,却又要不到手里,万分的委屈,像撒娇,像哀求似的样子,跟大姐家的乐乐,象极了。

凌亦琛不由的低下了头,亲在了她的粉红的樱唇上。

香甜可口的味道,让他一愣,他猛的抬起了头,看着女人粉红的脸蛋,犹豫了一下,亲了上去,保辗转间,又停在了她的唇瓣上。

他犹豫了一下,才亲了上去。

他可是从不跟那些女人接口勿的。

但这个不同,他知道陆宛如绝对会找个干净清白的女孩,而且这个女人的价位还不低,一百多万呢!

接着他的心里不由的又闪过一个念头:一分钱一分货,这女人虽然太贵了些,但好象也值这个价……

第8章:怜惜
时来孕转

因篇幅限制,请关注下方公众号,继续免费阅读

时来孕转

每小时关注人数

下一章

精彩评论

  • 时来孕转

    4****9671

    3小时前

    15

    时来孕转

    夏末和男主好几章都没有出现过了……

  • 时来孕转

    东方小灰狼

    3小时前

    1

    时来孕转

    求求作者让凌无琦和海心儿好好的在一起吧,不然我接受不了。求求你了

  • 时来孕转

    东方小灰狼

    1小时前

    1

    时来孕转

    求作者透露一下海心儿和凌元琦是不是在一起了?快点透露一下海心儿的结局是什么?求求作者让海心儿和凌元琦在一起吧。

  • 时来孕转

    AX 心心心心心

    4小时前

    0

    时来孕转

    可以更快点吗,能不能让凌元琦的外婆和大卫赶紧起开!净管点闲事!马上要给我气死了!

  • 时来孕转

    nellyyu

    1小时前

    0

    时来孕转

    不错,值得一读。本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刻画也栩栩如生;把夏末的人生命运描述的太坎坷了吧,与凌的感情纠葛超虐心。望文中尽量少出现错别字,对人物梳理再清晰些。继续关注中……

时来孕转 时来孕转
时来孕转
时来孕转
时来孕转
时来孕转

微信关注公众号

继续免费阅读全篇

时来孕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