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君缠绵绕指柔

万人气

排在同类书Top1

评分

超过83%的同类书

万在读

84%的女生正在看

同类突围新书,当前排第3

因为八字命格,我莫名其妙地结了冥婚……

第1章 奇怪的梦

“娘子,我们就寝吧。”

眼前的男人,一身红色喜袍,身形修长,宽肩窄腰,皮肤白皙,脸上每一个五官,都宛若精雕细琢的工艺品,完美得挑不出一丝缺陷。

面对如此俊美的人,我却只觉得胆战心惊。

这是哪?

为什么好像是古代结婚的喜堂?

就寝?

什么就寝?

我根本不认识你啊!

我害怕得想要后退,可身体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禁锢住一般,竟然动弹不得。

这时,那穿着喜袍的美男嘴角一弯。

“好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娘子,我们可别浪费了。”

低沉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眼前的景象突然模糊起来。

整个人,坠入一片黑暗之中……

冷。

好冷。

全身冷得仿佛处于冰窖之中。

迷迷糊糊之间,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

“容家人是在跟我开玩笑吗?竟找了这么个黄毛丫头?”

那声音低沉悦耳,语气里明显带着不悦。

谁?

是谁在我耳边说话?

我挣扎地想要睁眼,可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动弹不得。

“模样虽说不上好看,但还勉强吃得下口,只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那声音再次响起,语气里多了几分玩味,我来不及细细思索这话里的意思,唇上突然一冷。

那感觉,好像凉凉的果冻。

我忍不住微微张开嘴,想尝尝这果冻的滋味。

不想随着我张嘴,一个丝丝凉凉的东西,突然侵入我的唇齿之间。

那个冰凉的东西很灵活,轻轻划过我的舌尖,我虽在睡梦之中,却也经不起这样的挑逗,整个人微微战栗起来。

仿佛是我的反应逗乐了对方,耳边传来一阵轻笑。

“真是敏感。”

蓦地,我感到自己的腰间也一冷。

那感觉,好像是一只手。

这下子,虽在睡梦之中,我也反应过来不对劲了。

我轻微地挣扎了一下,不想腰间的那只手霸道异常,感到我的挣扎之后,更有力地禁锢住我。

我一下子动弹不得。

紧接着,那只手更放肆地在我的身上游走。

与此同时,我唇齿间的触感也没有消失,而是更深入地掠夺我口腔里的每一寸。

说来也奇怪,明明无论是唇上的那个吻还是我腰间的手,都是冰冷的,可我却感觉身体的温度不断升高……

“唔……”

我经受不住,微微呻银了一声。

我感到我身上的冰手微微一滞。

下一秒,霸道的掠夺铺天盖地而来,仿佛冰冷的火焰将我灼烧。

夜,无比漫长。

不知过了多久,那掠夺才终于结束。

我气喘吁吁之际,感觉到那股冰冷轻啄在我唇上,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等处理完容家的事,再好好收拾你。”

话落,我身上所有的冰冷迅速抽离。

“啊!”

我尖叫一声,从床上跃起。

白灯亮得晃眼,眼前是熟悉的宿舍。

“浅浅,你怎么了?”

耳边响起熟悉的关切声,我转过头,就看见室友罗晗正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我愣了好几秒种,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做梦……

不仅梦见和一个美男成亲,还梦见那种少儿不宜的东西?

舒浅啊舒浅,你是不是会想男人想疯了!

我狠狠掐了一把自己,抬头对罗晗笑道:“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吓到你了?”

罗晗点点头,不疑有它。

我下床准备洗漱,可人刚站起来,差点一个不稳,直接摔到地上。

双腿之间,一阵剧痛传来,疼得我跌坐回床上。

我失神。

我这是怎么了?

不就是一个梦吗?难道梦里发生那种事情,现实里也会疼?

怎么可能?

我咬着牙起来叠棉被,可棉被刚掀开,我就呆住了。

只见我天蓝色的床单上,竟有一块红色的血迹。

“来大姨妈了?”罗晗也看见了血迹,随口道。

我怔在原地,没有答话。

我例假明明前几天才结束,怎么会突然又来?

还有双腿间的疼痛……

我根本来不及收拾脑海里的震惊,罗晗的声音又响起:“浅浅,你动作快点,过会儿是蒋女魔头的课,迟到可是要扣分的。”

我一下子被拉回神。

“什么?这都几点了?”

“都八点半了。”

“Shit!”

我顿时也顾不上那么多,火速地冲进厕所,梳洗完毕,背着书包和罗晗朝教学楼跑去。

刚来到教学楼底下,我和罗晗就看见前面人山人海。

大家似乎在围观什么,把进教学楼的门堵了个水泄不通。

“怎么回事?都不上课了啊?”我和罗晗两个挤了好久都挤不进人群,不由抱怨。

“浅浅!罗总!”

前方人群里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我抬头,看见我的另一个室友,周晓敏,正努力穿过人群,朝我们跑来。

晓敏好不容易挤到我们面前,我就发现她脸色惨白如纸。

“晓敏,前面发生了什么?”

晓敏呜哇一声哭了。

“邹行……邹行跳楼自杀了!”

我脑海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我们三个拼了命地朝人群里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到人群的最前方。

只见教学楼下的平地一片血泊,血泊里躺着一具女尸。

白色连衣裙,还有勉强能辨认出的清秀面容。

我脸色一白。

真的是邹行,我们宿舍的另一名室友。

四周的学生,看见邹行的尸体,都惊叫连连,胆小的女生甚至哭了出来。

不得不说,邹行死的很惨。

骨头全部都断开,软塌塌地趴在地上,十分扭曲,眼珠子都掉了一颗。

警察很快来了,围观的人群被遣散,课也取消了,我、晓敏和罗晗浑浑噩噩地回到宿舍。

平日里温馨的寝室,今天少了个人,总觉得阴森森的。

罗晗和晓敏太害怕,明天上午又没课,她们便准备回家。

“浅浅,你不回去吗?”看我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晓敏忍不住问。

我摇摇头。

“你胆子真大。”她感慨。

我苦笑。

我哪里是胆子大,只不过是不想回家罢了。

罗晗和我关系更亲近,知道我的难处,道:“浅浅你别担心,我俩就回去一晚,明天就回来了。”

我点点头。

……

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过了好久,我好不容易有了些困意,可迷迷糊糊之中,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咚咚咚。

我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

我迅速地拿起手机,时间刚好是半夜十二点。

我心里发毛。

半夜三更,谁会来敲我的门?

难道是我幻听了?

咚咚咚。

这时,门外又响起规律的敲门声。

这次我确定了,不是我的错觉。

“谁在外面?”我大着胆子开口,声音直打颤。

第2章:半夜鬼敲门

第2章 半夜鬼敲门

外面安静了片刻。

接着,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浅浅,是我,邹行。”

我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一直升到头顶。

邹行?

今天才自杀的邹行,半夜来敲我的门?

我吓出一身冷汗。

“别恶作剧了。”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那么颤抖,“你到底是谁?”

门外又是一片沉默。

接着,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浅浅,你怎么了?是我啊,我让你记得帮我留门的,你忘了?”

我感觉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

邹行上个月交了男朋友,晚上经常晚归,全宿舍我最夜猫子,所以她常常叫我给她留门。

不仅如此,门外这个声音,听起来的确很像邹行。

一切看起来合情合理,但这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邹行明明已经死了!

我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还来不及思考怎么办,门口的声音突然欣喜地响起。

“咦,浅浅,原来你没锁门啊,那我进来了。”

我宛若跌入冰窖,全身发冷。

今天我的确好像忘了锁门……

我还来不及痛恨自己的粗心大意,就听见门咔擦一声,开了。

窗外的月光洒进,黑暗之中,一个身穿白衣,浑身是血,体型扭曲的女人,站在我们宿舍门外。

我真的是忍得好辛苦,才忍住没有惨叫出声。

真的是邹行!

邹行看起来和白天我看见的尸体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我看见她的白裙底下没有脚,身体也在月光下有些朦胧。

她不是人。

是鬼。

邹行似乎没注意到我的惊恐,只是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开始整理桌子。

一切都如同她以往回宿舍一般。

我僵在床上,颤抖不已。

邹行终于发现了我的异常,转过头看向我。

她的脸血肉模糊,一颗眼珠从眼眶里掉出,挂在那儿,那样子真是说不出的可怖。

可她似乎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模样,对我道:“浅浅,你干嘛一直看我?我的样子很奇怪吗?”

我差点脱口说“是”,但好歹是憋住了。

我默默地深呼吸好几口,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以前在鬼故事里看到过,有些人死了之后,魂魄意识不到自己死了,会继续自己日常的生活。

邹行现在看起来,好像就是这样。

可让我疑惑的是,邹行不是跳楼自杀吗?自杀的人,也会意识不到自己死了?

我正胡思乱想之际,邹行又开口了。

“晓敏和罗总呢?她们怎么不在宿舍?”

我看着邹行血肉模糊的脸,强作镇定道:“她们今天有事回家了。”

我记得鬼故事里说,这种意识不到自己死了的鬼魂,如果突然被人提醒自己死了,会心性大变,做出疯狂的事来。

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哦。”邹行应了一声,就开始整理明天的书包。

我哆哆嗦嗦地从床上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虽然邹行的鬼魂暂时没有危险性,但她就跟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我可不想和她独处一室。

“这么晚了,你去干什么浅浅?”

邹行的座位就在门口,我刚想开门出去,她就转过头问我。

那颗掉在外面的眼珠子晃啊晃,近看我还能看见她手臂上折出的骨头。

我强忍住恶心,答:“我、我出去打个电话。”

我快步就想出门,不想走的太急,不小心碰到了邹行的桌子。

她桌上有一个小镜子,被我撞到地上。

“浅浅你怎么那么不小心。”邹行抱怨了一句,低下 身子去捡镜子。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伸手就想去抢。

“不要!”

我还是迟了一步。

邹行已经自己捡起了镜子。

她拾起镜子的刹那,镜子里,照出了她血肉模糊的脸。

下一秒,我看见邹行扭曲的身体僵住了。

我心里头咯哒一声。

完了。

我慌张地摸到门把手,赶紧想冲出去,可邹行突然霍的站起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她的手很冷,我冻得一个哆嗦,想要挣脱,可她那张狰狞的脸,突然冲到我面前。

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令人作呕。

“舒浅!我怎么了!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邹行疯了一般地朝我怒吼,随着她的咆哮,她的眼珠子晃悠个不停,终于掉到了地上。

我拼命地挣扎,一不小心,脚突然踩到了什么。

嘎吱一声。

我低下头,脑袋里轰的一声。

只见邹行那颗掉到地上眼珠子,被我踩了个稀巴烂。

看见自己的眼珠被我踩烂,邹行浑身颤抖得更加厉害!

“舒浅!你竟然敢踩烂我的眼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邹行的脸更加扭曲,狂嚎一声,两只手迅速地掐住我的脖子。

变成鬼魂的邹行,力气大的吓人,我被她掐得脸色发白,死命地挣扎,可依旧挣脱不开她。

邹行死死盯着我,空空的眼眶宛若血洞,另一个剩下的眼珠一片猩红。

我被掐得眼前发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谁来救救我……

仿佛是听见了我心里的呼喊,就在我要晕过去的刹那,一阵清冷的风,突然吹拂过我身后。

下一秒,我面前的邹行,露出极度惊恐的表情,掐着我的手也松开了。

抓住这个机会,我赶紧挣脱她,刚想夺门而出,可肩上突然一冷。

我一哆嗦,还来不及反应,身子就往后一倒,整个人跌入一个冰冷的怀抱之中。

“娘子,为夫来救你了。”一个清冷悦耳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

我呼吸一滞,唰的转过头。

我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男人。

他长发如墨,一身黑色暗纹长袍,高出我好多,我抬起头,看见他略显苍白的脸色,和英俊到让人屏住呼吸的五官。一双黑眸,宛若寒潭般深不见底,直直地注视着我,似乎要将我看穿。

我心里翻起惊涛骇浪。

这个男人是谁?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宿舍里?

而且为什么……我竟然还觉得他有点眼熟?

我死死盯着那男人,努力地搜寻记忆,那男人却没有再继续看我,只是将目光落在我身前的邹行身上,黑眸一冷。

“滚。”

干净利落的一个字从他薄唇里吐出,一股寒气扑面而来,邹行突然怪叫一声,慌张地破门冲出宿舍。

顿时,空荡荡的宿舍里,只剩下我和那古装男子。

见我还盯着他,那男子微微低下眼帘,薄唇微扬,脸上冷峻的神色多了几分玩味。

“娘子,看了那么久,对你夫君的长相还满意吗?”

第3章:你不认识你的夫君?

第3章 你不认识你的夫君?

我身子不可抑制地一抖。

娘子?

夫君?

什么玩意!

我这才意识到,我还在那男人怀里。

我赶紧挣脱开他,后退几步,警惕地看着他。

这一看,我浑身发抖。

只见台灯的灯光下,我看出那男人的身体,有些虚无的透明。

和邹行一样。

回想起方才那冰冷的触感,我意识到一个可怖的现实。

这男人,也是鬼。

我挪着细碎的步伐不断后退,防备地开口:“你是谁?”

那男鬼原本一脸戏谑地看着我,听见我的问题,他的俊庞蓦地一冷。

下一秒,他逼近我,伸手捏住我的下巴。

“舒浅,你连自己的夫君都不认识?”那男鬼的声音低沉悦耳,但宛若寒冰,毫无温度。

我害怕得冷汗涔涔。

“你……你认错人了!我没有什么夫君!”

我挣扎道,人被他逼得不断后退,最后跌到床上。

我想要站起来,可不想,那男鬼直接俯下 身子,修长的双臂将我禁锢在床上。

他的俊庞近在咫尺。

“认错人?”那男鬼一脸嘲弄,“那昨日和我成亲,和我在床上翻云覆雨的人,又是谁?”

“什么翻云覆雨……”我羞愤得想要反驳,可话说到一半,突然噎住。

脑海里,浮现出一片红色的场景,还有那些暧昧而又冰冷的触感。

我脑袋里轰的一声。

“昨晚……那不是梦……那、那是真的?”我瞪圆眼睛,脱口道。

那男鬼嘴角一弯,冷声道:“还不算太笨。”

我如遭雷劈,面无血色。

今早床上的血迹和疼痛,我早该知道是真的……

可我还自欺欺人,不愿面对现实……

那男鬼看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剑眉皱起,再次捏住我下巴,霸道地逼我与他对视。

“舒浅,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嫁给我,你不开心?”他冷冷道,冰冷的气息扑在我脸上。

开心?

嫁给一只鬼,还被强行夺走了第一次,我有什么可开心的?

昨晚的记忆汹涌而来,清晰而又可耻,将我原本对这男鬼的恐惧,全部强 压了下去。

“你说呢?被一只男鬼强上,你说我会开心吗?”我冷声讽刺道。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太刻薄,那男鬼眼里染上几分怒意。

下一秒,我感觉到捏着我下巴的手更用力了。

我疼得脸色发白,但还是强迫自己狠狠瞪着眼前的男鬼。

我和他的脸贴得那么近,我甚至可以看见他的冷眸里,我的倒影。

“强上?女人,你知不知道,无论是我生前还是死后,有多少女人、女鬼争相恐后地想要嫁给我?”那男鬼的语气怒气冲冲,眼底是不可一世的狂傲。

“那你找她们不就得了?强迫一个对你没意思的女人,你算什么——”

我的话被男鬼的薄唇堵住。

我拼命地想要挣扎,可我的力气在这男鬼面前,简直如同挠痒痒一般。

他冰冷的舌头强行进入,挑逗地划过我的唇齿。

我心里觉得恶心得想吐,但身体在这样挑逗的吻下,还是忍不住微微战栗。

那只男鬼似乎感觉到我的反应,松开我,嘲弄地扯起嘴角。

“明明喜欢的很,还跟我装?女人果然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话落,他又堵上我的唇,冰冷的手探入我的衣内,肆意在我的身体上游走。

和昨夜不同,此时的我很清醒。

愤怒、屈辱、难堪的情绪,几乎要将我吞没!

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浑身每个细胞都想要挣扎,可身体依旧动弹不得。

那男鬼的手已经不安分地开始从我的腰间上移。

在碰到我胸衣边沿时,他突然停下动作,放开我,蹙眉,一脸狐疑。

“你穿的这是肚兜吗?为什么布料那么少?”

那男鬼说得认真,如果现在的情况不是那么危机,我或许会觉得好笑。

可现在的我哪里笑得出来!

“放开我!你这只老色 鬼!快点放——唔……”

嘴巴好不容易获得了自由,我立马怒吼起来,可很快,我的嘴又被堵上。

那只男鬼显然懒得去思考我穿的到底是什么了。

嘶啦。

我听见胸衣碎裂的声音。

紧接着,我被那男鬼冰冷的气息吞没。

我奋力抵抗,可我如何能和一只男鬼抗衡。

我很快便再次被他占有。

进入我后,他冰冷的唇齿咬住我的耳朵,低声道:“听着舒浅,你是他们献给我的。冥婚已结,你逃不了。”

他们?

是谁把我献给了这男鬼?

我还来不及仔细想到底是谁害的我,羞愤的快感再次涌来,让我无力再继续思考。

长夜漫漫,那男鬼一次又一次地要我。

我被折腾得浑身酸软,早已没有力气再反抗,只能任由他在我身上驰骋。

天微微亮起时,我终于不堪承受,晕死过去。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我感到那男鬼在我头侧,耳语般低声道:“舒浅,记住,你的夫君叫容祁。”

……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浑身都疼得宛若散架。

今天下午有课,晓敏和罗晗担心我,中午就来宿舍找我一起去上课。

我一秒都不想在这屈辱的宿舍里多呆,立马跟着她们出去。

来到教学楼底下,邹行的尸体已经被警察运走了,只剩下栏杆围在那儿。

气氛突然间有些沉重,我们仨都没说话。

特别是我,回想起昨晚邹行回来的景象,还觉得脊背发凉。

邹行现在应该知道自己死了,是不是已经去转世投胎了?

我正思索着,视线的余光,突然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教学楼上掉下来。

我吓了一跳,本能地转过头。

可这一看,我差点腿软倒地。

我竟看见不远处的空地上,躺着一具女尸。

白色连衣裙,扭曲的身体,掉落的眼珠。

赫然是邹行的尸体!

一股寒意,从脊背爬满我全身。

邹行的尸体不是早就被警察带走了吗?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心里骇然,还来不及消化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就突然看见地上邹行的手,动了一下。

我吓得呼吸骤停。

我正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地上的那个邹行,就开始一点点地爬起来。

她爬起来的姿势很古怪,好像一个木偶,身上的关节僵硬地转动,先是背部隆起,紧接着是手,再是腿。

“啊!”

我终于忍不住,惊叫一声,迅速地后退。

“浅浅,你怎么了?”旁边的晓敏和罗晗被我吓了一跳。

“我看见邹行……”

我刚想说什么,就突然意识到不对。

罗晗和晓敏,都只是疑惑地看着我,似乎根本没有看见突然出现的邹行。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能够看见邹行?

这个念头闪过脑海,我一阵头皮发麻。

第4章:我能见鬼

第4章 我能见鬼

“邹行怎么了?”晓敏和罗晗也我弄得有点紧张兮兮。

“没……没什么……”

我迅速地转过头,就看见那从地上爬起来的邹行不见了。

难道刚才是我的幻觉?

我还来不及细想,转头就突然看见教学楼后的楼梯口,站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是邹行!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口!

这一次我吸取了教训,没有再叫出声。

这时,只见那个楼梯口的邹行,突然转头跑上了楼梯。

她的动作很快,瞬间就消失在楼梯里。

我还来不及反应她要干吗,空中突然落下一个白影!

“啊!”

虽然努力让自己冷静,但我还是忍不住尖叫。

幸好我及时捂住了嘴巴,才没有引起晓敏和罗晗的注意。

只见空地之上,赫然又躺着邹行的尸体!

我猛地反应过来。

刚才那个邹行,竟是跑回楼上,又跳了一次楼!

地面上有警察用粉笔画下的尸体轮廓,此时这个从空中落下的邹行,不偏不倚地就落在那轮廓中。

我的心跳还来不及恢复,就突然看见,地上的邹行,再次以怪异的形态,一点一点动起来。

我浑身都颤抖起来。

只见那个邹行爬起来之后,再次跑向了楼梯。

不过片刻,又是一个白影落下!

如此这般,周而复始。

那邹行的动作很快,眨眼的功夫,已经重复了跳楼四次。

我站在原地,面无血色。

邹行这是在不断重复自己死亡的过程?

难道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死了?

罗晗和晓敏看不到这可怖的景象,招呼我道:“浅浅快走吧,要上课了。”

“不!”

我脸色一白,迅速地抓住她们。

她们现在走向的,就是邹行不断跑向的楼梯,以她那个惊人的速度,我们肯定会在楼梯上遇见她。

罗晗和晓敏不解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们说,只能着急地又看向那不断跳楼的邹行。

邹行已经是第十次从地上爬起来了。

这一次,她似乎终于注意到我在看着她。

只见她的脖子一顿一顿地转动,少了一个眼珠的双眼,缓缓朝着我的方向望来。

我告诉自己快点转开眼睛,可身体竟然仿佛被定住一般,动弹不得。

眼看着我就要和邹行对视上,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蓦地捂住我的眼睛。

“别看。”一个陌生的悦耳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迅速地转头,就看见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正站在我身边。

我旁边的晓敏夸张地叫了一声。

“容则学长?”

我呆在原地。

眼前的这个男生,叫容则,在我们S大,可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他长得很帅,因此被女生们评委S大校草;更重要的是,他是全国最大财团,容氏集团的少爷。

不过我现在可没心情犯花痴,我努力平复狂跳的心,压低嗓子道:“学长,你、你也看得到?”

“嗯。”容则简单地轻声答道,“我有开阴阳眼。”

我一愣。

开了阴阳眼的人,就会看得到鬼魂。

可我呢?

过去的二十一年,我从来没看见过什么奇怪的东西,为什么从昨天开始,我就能看见这些可怕的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我忍不住抖着嗓子问。

“邹行的鬼魂。”比起慌张的我,容则很平静,“你和那位大人冥婚之后,沾染了他的鬼气,相当被开了阴阳眼,所以能看见鬼魂。”

原来是因为那只男鬼。

我刚想谢谢容则告诉我这些,可突然意识到不对。

“你怎么知道我结了冥婚?”我死死盯着容则。

容则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他刚想回答,他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娇滴滴的女声。

“容则,好了没?人家想走了啦。”

我越过容则的肩膀,看见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

容则在S大甚至整个S市,都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他换女朋友的速度,比我换草稿纸还快。

眼前这个美女,我认得是最近很火的一个模特,估计是容则最新的女朋友。

此时那女模特正面色不善地看着我。

我这才注意到,不止是她,四周好多路过的人都死死盯着我和容则,窃窃私语不停。

我突然意识到我和容则窃窃私语的样子有些太过亲密,怕是引起大家的误会了。

“不好意思,详细的下次再说吧。”容则尴尬地朝我笑了笑,准备离开,但走前还是记得提醒我道,“记住,不要去看那个女鬼的眼睛,如果让她发现你看得见她,她会缠上你的。”

“等一下!”

容则走得很快,几乎跟逃一样,我想追过去追问,可四周人实在太多,容则和他女朋友眨眼就消失在人群里。

我无奈,只能拉着晓敏和罗晗,朝另一个楼梯走去。

一路上,我记得容则的话,不敢再多看那个邹行一眼。

“浅浅,你和容则学长什么情况?”刚走上楼梯,罗晗和晓敏俩丫头,就忍不住八卦。

“没什么情况,就是问他一点事。”我避重就轻道。

好不容易到教室里坐下,我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可不想,这份轻松没维持太久。

这门课的老师姓倪,是个刚来的助教,相当年轻漂亮,在学生里很受欢迎。

我以往都很喜欢上这门课,可今天看见倪助教时,我只是脸色惨白。

因为我看见,她的身后,跟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小人。

那个小人非常小,跟刚出生的婴儿一样,跌跌撞撞地跟在倪助教身后,稚嫩的声音不断嘶喊着。

“妈妈……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啊……”

我吓得魂不附体,几乎没有经过思考,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倪助教看见我突然站起来,微微蹙眉:“舒浅,你怎么了?”

“我……我肚子疼,去一下厕所。”我编了个蹩脚的谎言,飞快地从后门走出教室。

我一路跑到厕所里,用冷水洗了把脸,才终于冷静下来。

看来,现在的我,真的是被开了阴阳眼,什么鬼怪都看得见。

想到这里,我不由对容祁这只男鬼更加厌恶。

都是他!

毁了我的清白不算,还让我看见这些可怕的东西。

我知道自己不能翘课,只能磨磨蹭蹭地准备回教室。

可我刚走出厕所,身子就突然僵住了。

我看见走廊的窗边,站着一个白色的扭曲身影。

我脸色一白。

糟糕。

我竟然忘了,邹行就是从这层楼跳下去的。

第5章:下一个,就是你

第5章 下一个,就是你

邹行此时趴在窗边,正准备跳下去,突然听见我的脚步声,她一顿一顿地转过头。

毫无准备的我,就这么迎面和她对上。

四目相对,我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冻结了。

方才容则提醒我的话,在耳边回响。

不要去看那个女鬼的眼睛,如果让她发现你看得见她,她会缠上你的。

完了。

我还来不及转开我自己的视线,邹行就突然从窗户跳开,朝我扑来。

她的动作飞快,我刚准备撒腿跑,她就将我撞到墙上。

缺了眼珠的眼眶不断地在淌血,她的脸上满是疯狂的兴奋之色。

“舒浅,你看得到我对不对?所以我还没有死对不对?”她激动地朝我不断质问。

“你已经死了!”我被吓得魂飞魄散,顿时顾不上那么多,朝她吼道。

邹行的脸,一下子从兴奋变成狂怒。

“撒谎!你这个骗子!我怎么可能会死!”

她咆哮着,张嘴就朝我的脖子咬来。

我吓得脸色发白,想要推开她,可发现她仿佛千斤重一样,根本纹丝不动。

眼看她森森的白牙就要落到我脖子上,一股冷风突然呼啸而来。

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抓住了邹行,她突然从我身上脱离,如断线的木偶一般,重重地落到地上。

我震惊地抬起头,就看见一抹欣长的身影,从走廊深处,缓缓走来。

黑袍被风吹得微微扬起,勾勒出他出色的身形,他脚步沉稳,带着王者般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敬畏之情。

是容祁。

容祁走到我身边站定,眼眸微垂,落到我胳膊上被掐红的淤青时,他黑眸一冷。

“胆大妄为的东西。”

冷冷吐出几个字,只见容祁长袖一甩,邹行突然惨叫起来。

我脸色一变,赶紧拉住容祁的袖子:“你要干嘛?”

“她敢伤你,自然该魂飞魄散。”容祁面无表情道。

我心里骇然。

同为鬼怪,他让别人魂飞魄散,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

“不要!”看着邹行痛苦的样子,我赶忙开口,“她只是不知道自己死了,所以才做出这些事,并不是有心要伤我。她生前好歹是我的室友……”

容祁看了我一眼。

片刻后,他又一抬手,邹行终于停止了挣扎,不敢再多逗留一刻,撒腿就跑。

我长吁一口气。

现在邹行总该接受自己已死,安心去投胎了吧。

我靠在墙上,感觉跟跑了马拉松一样精疲力尽。

可我还来不及喘口气,胳膊上就突然一凉。

我抬头,就看见容祁苍白修长的手指拂过我胳膊上的淤青。

随着他的触碰,淤青全部消失了。

“谢谢。”我低着头开口。

我向来恩怨分明,虽然对这男鬼厌恶至极,但他救我是事实。

回答我的,是下巴上冰冷的触感。

容祁挑起我下巴,逼着我与他对视。

“我从来不喜欢口头的道谢。”

他语气暧昧,说着便欺身而上,将我压在墙角,唇也顺势吻上来。

“不!”

我赶紧别开头闪躲。

容祁的黑眸又染上怒意。

此时的我,知道无论我如何反抗都不会有用,只会激怒这个男鬼,于是我只能找借口道:“我还要上课!”

容祁看着我,一双眼睛深不见底,让我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蓦地,我感到腕子一凉。

我低头,就看见容祁给我的左手套上了一个翠绿的玉镯。

“这是我们定亲的信物,上次忘了给你。”容祁在我耳边,低语道。

“那个……我还在上课……”我根本没仔细听他说的话,只是躲开他,匆忙地找借口,“先走了……”

话落,我挣开他,慌张地朝教室跑去。

这一次,容祁没有阻止我。

一路狂奔回教室,接下来的半节课,我努力不去看倪助教身边的小鬼,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铃响,赶紧拉着罗晗和晓敏离开。

我们仨刚回到宿舍楼下,看见一个男生在那徘徊。

“咦,那不是邹行男朋友吗?”晓敏诧异道。

我一愣。

我们仨人里,只有晓敏见过邹行男友,我和罗晗都是第一次见。

只见那男生高高帅帅,皮肤很白,十足一个阳光男孩。

这时那男生也看见了我们,冲晓敏招了招手。

十分钟后,我们得到宿管大妈的首肯,带着邹行男朋友回到宿舍里。

邹行的男朋友叫陈毅。

邹行的老家离S市很远,她父母过来估计要好多天,所以我们让陈毅先来整理一下邹行的遗物。

陈毅这男孩特感性,一看见邹行的东西就泣不成声。

我们仨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我只是真的不能相信……小行她怎么会自杀……”陈毅哽咽道。

我们宿舍四个女生里,我、晓敏和罗晗关系都很亲近,但邹行因为性子孤僻,和我们三个没有那么要好。

但好歹是一起相处了三年,以我们对她的了解,她的确不像是会自杀的人。

特别是,如果邹行真的是自杀,怎么可能意识不到自己死了?

难道邹行是被人杀害的?

这个念头从脑海蹦出,我顿时吓了一大跳。

邹行平时就是个很安静的女孩子,谁会去杀害她?

“啊!”

我正思索时,正在一旁收拾邹行遗物的陈毅突然惊叫一声,跌到地上。

“怎么了?”

我们三个女生赶紧走到他身边。

“墙……墙上有字……”

陈毅哆哆嗦嗦道。

我们顺着他的手看去,顿时倒抽冷气。

邹行的桌上原本摆满了杂物,此时陈毅将东西收掉了,才露出后面墙上的字来。

那是一行血红的字。

“下一个,就是你。”

……

看到那个血字之后,我们都被吓坏了。

虽然罗晗一直强调这应该是有人无聊的恶作剧,可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晚上熄灯之后,我、罗晗和晓敏根本不敢睡觉,一齐蜷缩在一张床上。

醒着的坏处就是,容易想上厕所。

半夜,晓敏实在憋得不行了,我和罗晗只好陪她去厕所。

我们仨人手拿着一只手电筒,走到黑漆漆的走廊里,心都跳到了嗓子口。

走到厕所的路不过一百米,我们却觉得跟走了几千米一样。

好不容易到厕所里,我和罗晗这两个没尿的都被吓出尿了。

想着出都出来了,不能浪费,我俩也决定上个厕所。

在厕所上蹲下,我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跟打鼓似的。

上完厕所,我刚站起来,突然觉得脸上一湿。

我本能地摸了一下,然后用手电筒去照。

“啊!”

我叫得嗓子都喊破了!

第6章:邹行回来了

第6章 邹行回来了

手电的灯光下,我看见我手上沾着的,竟是猩红的血液!

“浅浅你怎么了!”旁边隔间传来晓敏和罗晗焦急的声音。

“血!天花板在滴血!”

滴答。

这时,又一滴液体,滴在我脸上。

我终于忍不住,拿起手电筒,照向头顶。

这一照,我就后悔了。

因为我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正悬挂在厕所的天花板上。

血肉模糊的脸,扭曲的身躯,掉落的眼珠。

是邹行!

我害怕得脊背发凉,同时也很震惊。

邹行不是应该已经意识到自己死了吗?为什么魂魄还没有去投胎?

“啊!”

我听见旁边隔间传来晓敏和罗晗的尖叫声。

显然,因为我手电的光线,她们也看到了邹行。

我手忙脚乱地打开厕所隔间的门,整个人直接摔了出去。

我立马撞上了同时摔出来的罗晗和晓敏。

我们三个人,疯了一般地朝着厕所外狂奔。

砰!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我犯贱地转过头,就看见邹行落到了地上,正朝着我们迅速地跑来。

她的骨头大部分都断了,身体扭曲得不成样子,但速度却快得惊人。

不过眨眼的功夫,她就快追上我们了!

“咯咯……”

她支离破碎的身体里,传出来一阵诡异的声音。

仿佛笑声一般。

下一秒,她突然从地上跃起,直接朝我们扑来!

“啊!”

晓敏吓得腿一软,几乎要晕过去。

我和罗晗也来不及闪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邹行血肉模糊的身体,砸向我们!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本能地抬起双手抱住自己的头。

一秒,两秒,三秒。

三秒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震惊地从手臂里抬起头,就看见那个邹行,匍匐在我们面前,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嘶吼声。

我愣住了。

她为什么不攻击我们了?

“浅浅,你的手镯!”

罗晗的惊呼声响起,我赶紧低头,就看见我左手手腕上的手镯正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

难道她是在怕这个手镯?

我根本来不及细想,赶紧拉起晓敏和罗晗朝着宿舍里冲去。

邹行没有再追上来。

回到宿舍后,我迅速地锁上门,把椅子全部堵在门口,才跌坐在床上。

宿舍里,安静的吓人。

晓敏突然哭了起来。

“邹、邹行她是不是要把我们杀了去陪她啊……”

“够了!别哭了!哭能顶个屁用啊!”罗晗心烦意乱,忍不住骂道。

晓敏不敢再说话,只能嘤嘤地哭。

罗晗看向我。

“浅浅,你这个玉镯是怎么回事?那个邹行好像很怕它?”

“是我一个朋友给我的,说能够辟邪。”我不敢告诉她们冥婚的事,只能够扯了个谎。

罗晗她们没有怀疑。

我瘫软在床上,紧紧地抓着手上的玉镯。

虽然那么讨厌容祁这个男鬼,但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他的玉镯救了。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想法,那个玉镯,突然又闪起红光。

“怎么,娘子,现在想起为夫的好了吗?”

一个轻佻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是容祁!

“不!才没有!”我想都没想,就朝着前方的空气吼道。

“浅浅?你在跟谁说话?”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罗晗和晓敏,紧张兮兮地看着我。

“我……”

砰砰!

我正尴尬得不知该如何解释,就突然听见门外的敲击声。

我们三个人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一下子又紧绷起来。

我们哆哆嗦嗦地抱作一团,看着门外。

宿舍门在剧烈的撞击下,不断地摇晃着,但还算坚 挺,没有被撞开。

门外的东西大约撞了十几次后,终于放弃了。

夜,回归平静。

后半夜,邹行没有再出现,但我们三个人依旧不敢放松,直到天亮。

天一亮,晓敏就提出,要调查邹行的死因。

晓敏的个性,算是外柔内刚。虽然昨晚被吓了个半死,但她还是决心要解决问题,从邹行的死因入手。

她和罗晗分头行动,一个留下来检查邹行的遗物,一个则去警察局打探消息。

而我,则决定去找容则。

毕竟他是我认识的人里面,唯一一个能见到鬼的,说不定他能有什么法子对付邹行。

我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找到容则时,他正在和一个女生吻得死去活来。

更有意思的是,这女的还不是昨天那个模特。

看见我突然出现,容则脸上满是尴尬,让那女生先走。

那女生狠狠剐了我一眼,就离开了。

“舒浅,你怎么来找我了?”

我懒得和容则废话,直接将邹行的事一股脑儿都说了,问:“学长,邹行不是已经知道自己死了吗,为什么她还不去转世投胎?”

容则的眉头皱作一团。

“邹行如今的行为,显然已经不是因为没意识到自己死亡才留在人间,而是因为有怨气。”

“怨气?”

“嗯,如果我猜得没错,她应该是被人杀害,所以才会怨气不散。”

我呆住。

邹行果然不是自杀的吗?

“那她的魂魄也该去找杀害她的凶手啊?我们和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缠着我们?”我又问。

容则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恐怕要查明白她的死因才行。”

果然,关键还是邹行的死因。

看我一脸担忧的样子,容则突然挑了挑眉。

“说起来,你怎么会来找我?你身边可是有一个比我厉害得多的角色在啊。”

我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那只男鬼容祁。

他不说还好,他这一说,我倒想起来还有事要问他。

“容则学长,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你知道我冥婚了?”我眯起眼睛,想从容则脸上看出点什么。

容则却装作没听见我问题的样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袋子递给我。

“这个是朱砂,你们随身一些,再洒一些在门口,那女鬼应该就不敢来敲门了。”

虽知道容则是故意在转移话题,但这朱砂太诱人,我还是一手接下来。

“谢谢学长,不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不肯放弃。

容则无奈地一笑。

“舒浅,这些问题我没法回答你,到时候你总会知道的,你先搞定你室友的事吧。”

话落,他不给我继续追问的机会,挥挥手就麻利儿地走了。

我拿着朱砂在原地发呆。

直觉告诉我,容则的确是知道一些什么。

说起来,容祁姓容,容则也姓容,难道他俩有什么关系?

第7章:是你害死我的!
鬼君缠绵绕指柔

因篇幅限制,请关注下方公众号,继续免费阅读

鬼君缠绵绕指柔

每小时关注人数

下一章

精彩评论

  • 鬼君缠绵绕指柔

    草中玉石 1515727****

    1小时前

    5

    鬼君缠绵绕指柔

    怎么感觉上面正文和下面的不是同一个作者?后来就写的乱七八糟,特别是穆衍那里,写到钱顺儿,变成了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跟班,还钱父,钱母出来? 正文真的很好看,后面就越看越没意思了

  • 鬼君缠绵绕指柔

    我的小宝贝 。

    5小时前

    1

    鬼君缠绵绕指柔

    看完了居然舍不得。我比较喜欢叶凌。好心疼他。对于慕桁的感情归属写的不完整。不喜欢

  • 鬼君缠绵绕指柔

    慧闻

    1小时前

    1

    鬼君缠绵绕指柔

    为什么我喜欢叶凌,无论是名字还是人物。看了这个让我总分神,总想看,我已经看了2遍了。还有喜欢叶凌的吗?

  • 鬼君缠绵绕指柔

    艾莎美喵 矮脚猫舍1867899****

    6小时前

    1

    鬼君缠绵绕指柔

    我从来不看网络小说 但是自从看了一眼 就无法自拔了 深深的嵌入到这部剧的情节之中了 脑补着一切剧中的画面 陷入到了容舒的爱情中去了 随着跌宕起伏的剧情发展 我的心被牵的更近了 时而开心 时而难过 时而更心碎 我已经废寝忘食的在追剧了 已经看到了463心碎了一地 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刚觉太真实了 看的就好像我自己一样 我会继续把它看完 就是不知道结局会不会如我期待的一样 容舒会不会重新幸福的在一起 如果不是 我发誓这辈子不会再看网络小说了~~~~

  • 鬼君缠绵绕指柔

    Blue

    2小时前

    1

    鬼君缠绵绕指柔

    越看到后面越讨厌女主,优柔寡断 圣母婊,恶心死了,我都巴不得她死了算了,这么恶毒的叶婉婉,还要放过她一次又一次,真希望女主魂飞魄散

鬼君缠绵绕指柔 鬼君缠绵绕指柔
鬼君缠绵绕指柔
鬼君缠绵绕指柔
鬼君缠绵绕指柔
鬼君缠绵绕指柔

微信关注公众号

继续免费阅读全篇

鬼君缠绵绕指柔